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谈国事

自由地言论,是通往言论自由的唯一道路。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生于四川乐山,199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资深盲流。自1998年起进入文化传播界,曾任职于《战略与管理》杂志、《华夏时报》,后为独立图书策划人,策划出版《非常道》、《哈耶克传》、《我反对》、《美国草根政治日记》等图书。自1990年代末期起,开始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发表言论,尤其喜欢辗转于各BBS论坛,就各种问题与网友论战往还。主要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和当代中国思潮。

网易考拉推荐

媒体不可能主导社会转型  

2007-07-23 15:14:09|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笑蜀做哥们也有些年头了,不过一说到政治,相同意见的时候倒是极少,前几天笑蜀老兄做客岭南大讲坛,全文记录率先发表在关天茶社,只看到名字,还没点开帖子,我就预见到这一次大概还是不能一致意见,阅毕,果然。
笑蜀老兄的破题倒是比较精彩,直指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博弈时代,在这一关于中国当前的事实判断上,我与笑蜀老兄没有异议;进而,笑蜀老兄对博弈的总结,我也基本认同:“博弈是以规则为目的,而不是以政权为目的。我认为改变中国的不是理论、不是概念,改变中国的是现实生活中这种具体的博弈,以及由这种具体的博弈汇聚而起的公民运动。”
但接下来,就不然了,因为,在这个时候,笑蜀老兄提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观点:“就是媒体、就是公共舆论在其中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起着主导作用。”
任何一个不被政府允许的民间运动的出现,都来自且只能来自行动者的意志展现,媒体可以发挥作用,那就是促进这一意志的涌现、壮大并最终落实为行为。但是,媒体不可能成为这一意志本身。以笑蜀老兄所列举的“非典”时期、“孙志刚事件”、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当下正在发生还在向纵深发展的厦门的“PX事件”。。。。。。来看,都是一个个独立个体意志的张扬,程益中、陈斌、三博士、钉子户夫妇、连岳、北风。。。。。。哪个不是依靠自己的判断力和意志回应了摆在自己面前的问题,在这一过程中,媒体的介入报道,不过起到了呈现、扩散和唤起的作用,而非事件的当然主角,试问,没有北风的报道,厦门游行就不可能实现吗?试问,在重庆钉子户事件的解决中,到底是钉子户在不被关注的两年里所展现出来的意志重要,还是媒体的关注更重要?试问,当南都勇敢地报道孙志刚的时候,是有什么媒体在支撑着他们呢,还是他们内心的责任与正义在蒸腾?
开篇一错,自然接下来更是不知所云了:“这是当下中国一个新的特点,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博弈的主导力量不是政党,民间社会的火车头不是政党、不是在野党,没有在野党,不可能也不需要在野党。这样的现象是世界历史一个崭新的现象,我们已知的人类历史上那些重大的社会转型,往往主要都是在野党推动的,那些重大的公民运动,它的火车头往往是在野党,但现在中国不是这样了。 ”

其实,所谓在野党,本身就是选举制度下的称谓,因此,在极权和后极权社会是没有在野党的,有的只能是有其实而无其名的各种反对运动;而在威权社会,在野党的出现,也就是威权即将完结的信号。在苏联与东欧,都是在体制转型告竣之后,才有在野党,无论是捷克的77宪章,还是波兰的团结工会,都从来不是正式的在野党;而在台湾与韩国,一旦承认在野党的存在,则离宪政民主体制,也就一步之遥。因此,从来就没有什么“我们已知的人类历史上那些重大的社会转型,往往主要都是在野党推动的,那些重大的公民运动,它的火车头往往是在野党”,恰恰相反的是,人类历史上那些重大的社会转型,往往都是由在野党的前身——各种社会和公民运动——所推动的。
回到中国社会,3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使中国又一个极权形态的国家转变为残留部分极权因素的威权政体,在这样的条件下,在野党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在野党之不可能,推导出来的应是公民运动作为在野党前身的必需,而非将公民运动转变为所谓的媒体主导。
公民运动是什么?公民运动是利益表达,是现实参与,是有限诉求,在这一点上,与笑署老兄所列举的媒体的“表达功能,沟通功能,商业理性”倒是对应的,但是,笑署老兄颠倒了公民运动的主体与载体,因为,公民运动的主体始终是一个个独立的利益人,一个个具体的参与者,媒体不过是这些利益人与参与者使用的工具罢了,怎能反客为主,越俎代庖?
尽管我同意在当前中国的社会发展阶段,反对党(在野党这一称谓的不恰当已如前述)的出现尚属超前,甚至,以对政治制度的根本质疑为标志的政治反对运动,也未必合符当下求变怕乱的主流民意,但是,这一判断所指向的,应是建立在具体利益上的表达,应是立足当下的现实参与,媒体可以为这样的表达与参与提供更良好的环境,更出色的平台 ,但媒体尤其是媒体人,不过是表达与参与的一个部分,而且是比较从属的部分,相反的是,那些更为出色的利益表达者,以及那些更为坚定的现实参与者,才是公民运动的中坚和主体,他们是公共知识分子,是维权人士,是一个个敢于表达和参与的普通人,媒体尤其是媒体人作为外在的观察报道者,是不可能替代他们的——如果替代,则媒体人本身就已然角色转换了!
公共舆论当然重要,互联网之类的现代通讯手段也确实改变了许多,但是,任何运动的核心是而且只能是人的意志,而非其他,我当然同意笑蜀老兄所说的许多内容:非暴力、法治、在承认现状基础上的点滴改良。。。。。。但我不能同意他将一个表达与参与的意志问题,偷换为功能这样的技术问题,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公民运动的展开,那些更有勇气、道德和远见的人士,依旧会成为公民运动的中心,而不会因为网络的离散特性而消失,这样的领袖,也不会因为信息的高度发达而被埋没。
进而,公民运动的最后阶段,也一定会导向政治运动,因为,规则的制定本身是政治的,以寻求法治与规则开始,也一定会进展到寻求民主与宪政,而在这一阶段,不可能不以政治反对为主要标志,而这,当然更是媒体不能承受之重了。
至于笑蜀老兄以台湾为例证的错误,已经有人指出,我就不多重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