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谈国事

自由地言论,是通往言论自由的唯一道路。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生于四川乐山,199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资深盲流。自1998年起进入文化传播界,曾任职于《战略与管理》杂志、《华夏时报》,后为独立图书策划人,策划出版《非常道》、《哈耶克传》、《我反对》、《美国草根政治日记》等图书。自1990年代末期起,开始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发表言论,尤其喜欢辗转于各BBS论坛,就各种问题与网友论战往还。主要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和当代中国思潮。

网易考拉推荐

调戏大师  

2007-08-30 12:32:55|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献给年华老去的文化大师

晚清湖湘名人王闿运行事怪诞,令人莫测其高深,晚年尤甚。暮年王闿运但凡见到弱冠后生,即尊敬非常,而见德高望重之辈,却甚为轻忽,人或问之,王闿运的回答是:那些大人先生,已经定型,不过尔尔,不值得尊重;相反,后生小子,前途不可限量,所以不得不尊重之。

 

狂人言行,不必当真,但也有相当道理。人的一生如一条曲线,光辉灿烂的顶点极少发挥于晚年,而多展现于青壮年。张艺谋陈凯歌之流之风云难以再现于今日,在我看来第一条原因就是年华老去,老去不仅意味着内在活力的衰微,难以用内在的力量打动人,也意味着学习能力的下降,难以跟上时代。

 

不过,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师们之所以风光短暂,原因却比这复杂的多。在我看来,原因有以下之三端:

 

首先,是先天不足。近30年来中国文化有着彻底的转型经历。文革结束,随着思想解放运动的深入,一种完全有别于左倾时代的新文化思潮开始涌现,而这一使命当然降临到了当时的年轻一代身上,电影领域的所谓第五代导演,文学领域里的朦胧诗、寻根文学,社科领域的所谓新三论、文化热。。。。。。以今日的眼光看来,当时的牛人同时也是新人们,一边匆忙地吞咽咀嚼着突然涌现的文化营养,一边就开始走上时代的风口浪尖,在那个时代,流行的是一炮而红,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因此,他们的辉煌突如其来,但也浅白无根,甚或还未摆脱旧时代的阴影(张、陈电影里那过分铺陈的色彩,就有点像是饿极了的人突然过屠门而大嚼),并未经过时间的锤炼和竞争的考验,随着时间的流逝,光环难再也就成为必然。

 

其次,是不会竞争;进入到1990年代,中国社会逐渐进入了大众文化时代,所有的文化产品需要接受的是开放的竞争,而不是封闭的小圈子认同,这种竞争是生长于计划经济年代、成名于80年代的文化大师们所不会操作的东东。面对竞争难免捉襟见肘,但又不思更张。这有三重表现:一是不专业,过去的成功似乎成了其随意跨越领域还可以继续牛比的通行证。比如王朔,这位高中都不知道是否毕业的作家,靠着对自己熟悉的革命话语的解构,以及对日常语言的娴熟使用而风靡一时,甚至,还在大众文化来临之前操作了一把电视,也获得了成功,这种未经充分竞争的成就竟然使得他蔑视起专业来,当他膨胀到以为自己可以洞察哲学问题,并因此写出新时代的商业畅销书《我的千岁寒》时,就现眼了;二是不敬业,比如那位搞出5个Foolworld的美术家,明显是没有驾御现代视觉艺术的能力,偏要糊弄,仗着权力的撑腰招摇过市。与其购买他整出来的贝贝晶晶欢欢莹莹妮妮,我还不如去买网络出品的鸭鸭和蜓蜓呢,;三是不商业,于1980年代涌现的文化名人们接受的是精英文化的教育。张艺谋等人是靠艺术电影起家,完全没有接受过商业电影的训练,同样的道理,写艺术小说的80年代名人,也不能如海岩这样有商业经验的人更能驾御商业小说。不幸的是,虽然自己并无这个训练,却可以依靠昔日的名声来汇聚资源,进而依靠大众传媒忽悠大众,取得一定的成功。这又进一步膨胀了其信心,以为天下无事不可搞定,到最后,整出来的产品越来越离谱,也就不足为奇了。

 

最后,更为不幸的是,中国社会已经足够的现代化和全球化了。按照米德在《代沟》一书中区别的前喻文化和后喻文化,这30年来,中国已经迅速地由一个主要是年轻人向老年人学习的前喻文化中,转变到了主要由年长向年轻人学习最新变化的后喻文化中来,如今的流行文化风潮,已经一去不复返地掌握在年轻人的手中了,超女、韩寒、网络视频、博客。。。。。。都是年轻人的天下,所以当陈凯歌说出“人不能这么无耻”的时候,换来的只能是年轻人的一片嘲笑。他所不能明白的是,那种由年长精英树立标准自上而下推广的模式,已经被年轻草根大众创新试验,进而蒸腾凝聚成文化潮流的模式所取代了。

 

因此,当代中国文化名人之所以一度占据了中心位置,首先得益于左倾时代尤其是文革所造就的文化沙漠效应,作为率先从这沙漠中成长起来的苗子,他们的名噪一时未必是其实力的标志,而或许只是时代使然。随着中国社会的变迁、大众文化的兴起,尤其是年轻一代依靠创新和敏感而日益主宰了文化风潮的方向,昔日的名人们逐渐“去魅”是无可避免的,可悲的是,这些身在光环中的人士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也可能已经意识到了而仍不甘心,所以依旧试图挪动着笨重的身躯,试图占据把持文化的中心位置——秋雨老师对歌手的谆谆善诱堪称楷模,而在我看来,这是一场不可能获胜的战斗,除了更多的笑柄外,他们将一无所获。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