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谈国事

自由地言论,是通往言论自由的唯一道路。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生于四川乐山,199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资深盲流。自1998年起进入文化传播界,曾任职于《战略与管理》杂志、《华夏时报》,后为独立图书策划人,策划出版《非常道》、《哈耶克传》、《我反对》、《美国草根政治日记》等图书。自1990年代末期起,开始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发表言论,尤其喜欢辗转于各BBS论坛,就各种问题与网友论战往还。主要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和当代中国思潮。

网易考拉推荐

车票该不该涨价是个傻逼问题  

2008-04-15 16:41:48|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参加了一个讨论:火车票该不该涨价。我觉得自己很傻很天真:第一,没有一个铁路系统的人参加;第二,著名主持人——中国第一自由说话人司马南为制造效果,挑动群众斗群众,故意把一群熟人往对立冲突上引,至少我觉得自己是丫手里的猴子。 
  最重要的是,今天还在扯火车票该不该涨价,其实是个傻逼问题。 
  最早挑起这个话题的是薛兆丰,薛文首发时具有非凡意义,因为薛首度把经济学分析工具引入一个最受人关注的问题。然而,再牛逼的帖子也架不住年年成为月经贴——我印象里,薛文至少首发在2001年,7年了,发起者和响应者的认识没有任何深入和进步,史上最老月经贴,非此莫属。 
  解决铁路春运问题,并非只有经济学一种逻辑,其实各种逻辑都有其自足之处。这里,我只谈经济学逻辑,薛兆丰提出用价格杠杆解决车票难问题的思路,我完全赞成,他几乎全部推论我都赞成,而且,我很感谢薛兆丰先生那篇文章对我的巨大启发,但在今天,如果还是掰扯几条经济学原理,然后得出一结论,铁道部应该提高火车票价,这样的文章再拿一次稿费,我只能说,这样的文章很傻逼。 
  理由很简单: 
  1、铁道部是否具备市场主体资格非常可疑; 
  2、铁道部提价并非市场调价,而是行政手段模拟市场调节,本质上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路;   
  3、由此,我们根本无法知道车票价格该涨多少才能达到预期的均衡,简单地说,铁道部近年多次调价,并未显现出对铁路客流量的抑制,旅客人数一直在增加; 
  4、假定第3点问题解决,但提价并不能对铁路增加运力有激励作用,——相对中国绝大多数行业,中国铁路系统现在都没有建立对自己各种产品的基本成本核算系统,且经济效益并非铁路各级机构的重要任务,甚至不被列入考核指标——价格的刺激作用只有抑制消费却不能增加供给,这叫价格刺激吗? 
  …… 
  火车票的市场问题,其实是三个层次的市场问题: 
  1、铁路建设是否对一切资本放开; 
  2、铁路运营是否对一切资本放开; 
  3、车票经销是否对一切资本放开; 
  薛兆丰这样牛逼的经济学家,既然开了这样伟大的一个头,毫无疑问就该接着这个思路继续追问根本解决之道。第一个层次的问题暂时不能解决,就呼吁解决第二个层次的问题,第二个层次的问题暂时不能解决,就呼吁第三个层次问题的解决。 
  目前看,在第一、第二个上还完全没有可能,而且一时不能满足立竿见影的应急之需,则薛兆丰这样牛逼的经济学家,在讨论车票市场化的时候,7年了,他应该倡导的是车票经销发售的市场化,提出一些具体可行的操作建议。 
  如果薛兆丰忙着布道,没空,那么,这个具体任务应该落在薛兆丰fans协会——铅笔社诸同志身上。 
  观点可以是这样:第一、铁道部非市场主体,所以铁道部没有车票定价权;第二、车票应当由车票承销公司竞价承销,为保险起见,可在国资委给出的基本价格基础上;第三,车票价格应当由承销公司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 
  铅笔社同志不是说要肯定和承认一切渐进改良吗?OK,我现在完全同意,车票承销商必须是国资企业,甚至全部是铁道部下属的经济实体。 
  其好处不言而喻: 
  1、彻底消灭了内外勾结的黄牛党,或者说,黄牛党合法化,但其内部人操作和黑箱操作变成公开透明的程序; 
  2、真正形成了由市场供需决定的价格; 
  3、承销商会自动提前拿出各运行区段的需求数据,便于铁路系统合理安排运力; 
  4、分散的销售方便旅客,且大幅缓解一些重要城市可怕的拥堵; 
  鲁迅一句经验之谈我觉得当送给薛兆丰老师和铅笔社诸老师共勉:革命家说屋子暗要开个窗,大家如丧考妣,不准;疯子明火执仗冲进来要拆屋子,大家顿时主张开窗开窗,甚而至于开两个三个,而且欣欣然。 
  所以,薛兆丰先生顶好的办法应当是上来就说,铁路应当彻底非国有化。 
  但薛兆丰现在做什么呢,还在呼吁铁道部应该涨价,铅笔社的同志们也在不断重复转贴薛兆丰的启蒙帖,但薛兆丰能否告诉我们一个思路:该怎么计算春运期间火车票应该涨多少合适? 
  我帮薛兆丰想了6年,无结果,所以,得出了前面的结论。 
  所以,如果火车票话题涉及的三个层次的市场问题我们都无法改变,我不支持火车票涨价。 
  最后,我想再补充不支持的一条理由: 
  每天,从北京都会有一趟几乎空座的特快列车抵达一个巨大但没有旅客的车站,这几个车站是最近几届国家元首的家乡,我希望春运期间,薛兆丰率领铅笔社全体成员到这几趟列车考察体验一下经济学感受,然后告诉我一个铁道部涨价的理由。 
  否则,每年反复强调铁道部春运期间应该涨价,我只能说,这个主张很傻逼。顺带说一句,火车票实名制的鼓吹者应该枪毙。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