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谈国事

自由地言论,是通往言论自由的唯一道路。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生于四川乐山,199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资深盲流。自1998年起进入文化传播界,曾任职于《战略与管理》杂志、《华夏时报》,后为独立图书策划人,策划出版《非常道》、《哈耶克传》、《我反对》、《美国草根政治日记》等图书。自1990年代末期起,开始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发表言论,尤其喜欢辗转于各BBS论坛,就各种问题与网友论战往还。主要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和当代中国思潮。

网易考拉推荐

大部制牵动了什么?  

2008-04-15 16:52:57|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中共17文件提出“,“探索实行职能有机统一的大部门体制,健全部门间协调配合机制”,随着两会的来临,“大部制”被炒得沸沸扬扬。可笑的是,这种讨论竟然是在相关改革方案未经披露的情况下展开的。这种随名词起舞的现象,来自于“改总比不改好”的非理性情绪,反映出在15年狂飙突进式的经济和社会大变动之后,人们对几乎依然故我的体制出现变革的渴求,因此,哪怕仅仅是行政改革,甚至仅仅是完全不明其详的行政改革,也莫名地激动和期待。 



当然,也不仅仅是情绪。中共17大高调宣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其内在意涵不外是在一定阶段内,推行行政改革而暂缓实质性的政治改革。因此,渴望变革的人们不得不再这一被固定的范围内寻找出路,从而,希望通过行政改革为政治改革埋下伏笔的想象也就应运而生。 



中共十七大“关于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中明确提出:”按照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和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要求,紧紧围绕职能转变和理顺职责关系,进一步优化政府组织结构,规范机构设置,探索实行职能有机统一的大部门体制,完善行政运行机制。”结合此前深圳等地围绕行政三权分立思路所展开的试点实践,给更多的人带来了想象空间。即希望通过决策、执行和监督三权的分立,进而在审议权乃至监督权的行使上,引入人民代表大会的民意权威,从而,通过这种安排,就可以实现行政权力与立法权力的某种对接,为未来的政治改革开辟道路。 



但是,这种想象和执政者推行的改革之间存在着本质的区别。从表面上看,前者是试图建立行政机构之外的约束机制,而后者则是想在行政机构内部建立起某种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机制,出发点就不同。其次,前者所想要建立的关系也不同于后者,前者要建立的是行政权力施受双方(也就是官民)之间(通过代议机构)的关系,而后者要建立的是行政体系内部各部分之间的关系。最后,双方所试图解决的问题范围也不一样,前者的目标是由此通往责任政治和选举政治,而后者的目标则在于进一步统一事权,以此来克服当前严重的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的问题。 



因此,即使最简单地推理也可以明白,最终出台的方案根本不可能对这种想象有所满足。但是,从3月11日公布的机构改革方案来看,即使是执政者自身追求的事权更统一效能更提高人员更精简的目标来看,现有的方案也几乎没有什么满足。现有的方案几乎没有涉及到实权和实体部门之间的关系调整,而只是将若干局的隶属关系作了调整而已,也基本没有涉及到什么精简。大部云云,难寻踪影。 



回顾改革以来的机构改革, 1982年的主要目标在于精简机构,解决干部年轻化的问题,而1992年和1998年的机构改革,则主要致力于将相当多的部门改为公司实体或行业协会,实现政企分开管办分离。体现的是全能计划体制在迈向市场体制中的自我扬弃。而这一次的大部制改革的目标,如前所述,主要是针对部门利益而来。因为,随着市场体制的逐步建立,而旧有的权力运作却未曾有根本改变,在这两者共同作用下,一种生长在市场环境中,但又保留原有权力的新体制逐渐浮出了水面,并越来越成熟地运用权力在市场环境中攫取利益。这种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的现象所带来的腐败行为,以及对经济运行和社会公正的破坏,正日益受到人们的质疑。从而不能不是执政者必须努力去面对并解决的。 



因此,隐藏在大部制提高效率背后的,是遏制腐败缩小权力攫取的企图,但是,即使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样的企图不可能不遭到特殊利益团体的抵制,于是,问题的焦点就很清楚了,大部制改革能否成功,取决于高层权力的改革意志与特殊利益集团的抵制之间的博弈。而其能否出台并顺畅运行,则表明了这一博弈的结果。 



由于信息渠道的有限,我很难了解到这种博弈的具体发展,但是,从现在出台的方案来看,似乎表明高层权力的意志受到了挑战,而特殊利益集团的抵制获得了成功。这个结果可能是以下几个因素的综合:最高层政治意志的布统一、权威不足、以及利益集团盘根错节的实力太庞大等等。无论如何,,对于那些指望行政改革可以为政治改革埋下伏笔的人来说,面对这个结果都需要反思一下:如果连这样的行政改革都不能推行,凭什么还要相信有政治改革的可能,试图通过行政改革为政治改革铺路,是不是有点太一厢情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